法甲

极道战尊 第八百六十二章燕肥环瘦

2020-01-18 03:19:25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极道战尊 第八百六十二章燕肥环瘦

太阳神教几位长老在黑色古境散发而开的淡淡的光华之下,浑身涌出滚滚的黑雾,瞧上去甚是狰狞可怕。他们的脸颊狰狞扭曲得就像麻花般,漆黑色的眸子中,射出道道森冷血光,死死的盯着圣塔塔主,怒声道:“你们圣塔若是敢动我们,明日我们太阳神教的人便会杀来,血洗你们圣塔的所有人。”

圣塔塔主微冷笑道:“你觉得我会害怕你们这些念魔,控制人身体的念魔?当年我的先祖,就是死在你们这些念魔手中,你觉得我会让你们这样死去吗?”

淡淡的话语中有着森冷的寒意,一股元气注入黑色古镜中,淡淡的光华大盛,圣洁无比的光辉洒满了整个大殿,将整个大殿给笼罩。太阳神教几位长老在圣洁的光辉下,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声,叫声格外的凄厉,浑身的黑雾滚滚的涌出,其中一道身影直接昏死了过去。

凄厉的惨叫声在大殿中蔓延而开,太阳神教几位长老将各种乌七八糟的言语尽数骂了出来,他们身上的气息愈加的弱了起来,随时可能化为烟雾。便在此时,那个昏过去的长老,陡然睁开了眼睛,眼中精光闪烁,漆黑得如夜空般,冷冷笑道:“没想到如此多年过去,当年那些想要灭掉本主的人还没有全部死去,本主下次出现之时,便是将你们这些人屠杀殆尽之时。”

一股极端凌厉的气势从那长老的身躯中爆发而开,那长老的身躯经不起恐怖的力道,炸裂成漫天的血沫。黑色古镜笼罩在大殿中的光芒,如烟花般四散而开,滚滚的烟雾纵横而开,圣塔塔主纯粹无暇的元气笼罩了整个大殿,漆漆的响声不绝,仿佛水火在激战般。

这般持续了许久之后,元气才淡淡的消散,黑雾被清风吹散,太阳神教的几位长老早就不在大殿内。圣塔塔主如鬼魅般掠了出去,半晌之后便回来,想来什么也没有发现,神色凝重道:“方才念魔之主借助太阳神教其中一个长老的身体,将其余太阳神教的长老救走,哪怕是念魔之主的一缕神识,居然强到了这般,我内心有些担忧起来,要是他突破了封印,我们应该如何?”

那位长老脸上写满了震撼,他可是知道他们塔主的实力多强,对方一缕神识便可以将人从大殿中救走,那就是说念魔之主的实力比他们塔主还强,当即说道:“我们是否应该召集,四域所有的强者,先将太阳神教给铲除再说。”

圣塔塔主说道:“召集四域所有强者,太过于小题大做,我们圣塔想要铲除太阳神教,半点难事也没有。念魔之主的实力虽然很可怕,却被封印在暗域,就算他的实力再强,只有一缕神识可以控制人,绝对不是我的对手,否则他就不会逃走了。”

那位长老赞道:“塔主说的甚是有道理。”

圣塔塔主铿锵道:“明日我便带人前去太阳神教,希望能将太阳神教铲除,这样就没有人给念魔提供庐舍,没人给念魔提供庐舍,他们压根就无法现行,出了暗域就会被斩杀。”

天欲雪想到太阳神教可能化为瓦砾,略微有些伤心,那是她生长的地方,她对那里有着极其深厚的感情,清脆道:“塔主,我能跟着你们一起去看看吗?”

圣塔塔主点了点头道:“你要跟着去也无妨,到后面看着便可。”

圣塔塔主带着十多位强者前去太阳神教,辛气节自然不知道,就算知道也没有半点法子,在金色的囚牢之中,时间流淌得甚是缓慢,每次从修炼中醒来,看见围困着自己的囚牢上,又多出了几道金光闪闪的剑纹,他就更加的不高兴了。这些剑纹是金袍男子领悟出来的东西,剑纹刻在囚牢上之后,囚牢周围的剑气愈加的凛冽,给了辛气节极大的压制,这让辛气节修炼缓慢了下来。

修炼的时光中甚是无趣,辛气节反倒想着吸收着囚牢之中的剑气,这种想法绝对是找死,开始将囚牢中的剑气吸收了点点,剑气在他体内乱窜,差点就将他搞得身受重伤。不过他这人没有别的好处,就是有毅力,意志力格外坚强,每天试着吸收一点金色的剑气。

这样久而久之下去,反倒让他领悟了剑意,虽然是很淡的剑意,却能吸收金色的剑气,这些剑气的剑气,对他来说反倒成了大补之物。掌控了金色的剑气,这对他来说,是收服黄金神剑的第一步。

金袍男子每日都会和他聊聊,问他在修炼些什么,辛气节自然不会告诉他,金袍男子微微的笑了笑道:“你的九龙画戟落在了我的手中,你看看它的样子,变成了什么样子啊。”

九龙画戟在他手中仿佛变成了石头般,没有半点白玉般的光芒,上面的九龙光芒暗淡之极,这让辛气节有些抑郁起来,略微有些肉痛,这可是价值连城的东西啊,白白的毁掉了,恼怒道:“这可是我好不容易得来了神兵,却被你弄成这样,你真是不可原谅啊。”

金袍男子两条金色眉毛抖了抖,冷笑道:“这是什么狗屁神兵啊。”手掌微微用力,九龙画戟崩碎而开,隐约能听见里面传出的淡淡龙吟之声。九龙画戟崩碎而开之时,淡淡的能量从金袍男子的鼻尖,涌入了他的身体之内,他身上的元气便强了许多。

辛气节骇然道:“你将九龙画戟之中的能量吞噬,转换成了你的能量吗?太不可能思议了。”

金袍男子嘿嘿笑道:“九龙画戟的龙元让我的实力再次增长一个层次,不需要多久,四域只怕没有人能对付我了。”

辛气节暗暗有些郁闷,在这样下去的话,自己需要多久,才能撕裂他这金色的牢笼啊。试探性的问道:“你能放我出去吗?在这里我觉得甚是无趣。”

金袍男子嘿嘿笑道:“我那日说你以后不能好好修炼了,你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啊?”

轻轻的拍了拍手掌,水波从中间分开,一排身着金色裙袍的少女,笑语吟吟的走了过来。这些金色裙袍少女,个个都是人间绝色,燕肥环瘦,应有尽有,笑起来之时,有千种风情,围绕在金色牢笼前,笑嘻嘻的说着情话,听起来的甚是酥麻动听。

辛气节额头冒出道道黑线,苦笑道:“你这是做什么啊?你用这些美女引诱我,你觉得我会被他们迷得神魂颠倒吗?”

金袍男子笑吟吟道:“如此多美女,整天对你说情话,你觉得你还能安心的修炼吗?随着时间的下去,你绝对会爱上她们,男女快活是件很愉悦的事情。”

浅笑倩兮的话语声,如细线般传入辛气节的耳中,他只是紧紧的闭着眼睛,仿佛没有听见,不过从他起伏的胸膛中,便知道对他绝对是有影响的。

“小哥哥,我们这么多美女,你难道还不满意吧,你要我们怎样才满意啊。”

“我们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陪伴你,你难道不应该高兴吗。”

“像我们这样的美女,你在外面都很难遇见,这么多人陪你,你难道还不亲亲我们吗。”

这些声音听起来又脆又糯,就像江南水乡的吴侬软语,听起来让人全身麻麻的。

金袍男子不知道何时离去,辛气节微微弹了弹手指,便点了几人全身的穴道,无法在言语,无法在动弹。要是以前他的元气,要穿过金色囚牢的话,绝对会惊动金袍男子,这些日子他吸收了不少金色的剑气,,隐约和囚牢中的剑气属性相同,是以能轻易的穿过金色囚牢。

新疆昌吉自治州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皖南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预约挂号
大连最好的妇科医院
南昌白癜风专科医院
营口治疗白癜风方法
分享到: